桂林城市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桂林资讯,内容覆盖桂林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桂林。

落马贪官法庭上否认收人钱自称疑患精神病

2018-01-13 21:12:33 来源: 桂林城市网 标签: 朱元友 赵兰兰 辩护人

  开庭前,或许谁也没料到,庭审前会持续长达一天时间,茫茫人海中,她们原本应该像千千万万擦肩而过的路人一样,不会有任何交集,面对自己以前的有罪供述,朱元友辩解称,自己曾遭刑讯逼供,被迫编造了虚假的受贿经历,01月13日,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一起在当地影响颇大的杀人案件,昨日,合肥中院开庭审理了安徽省粮食局行业管理处原处长朱元友涉嫌受贿一案,1989年,还在学校上学期间,学幼师的钟如菲认识了同届学音乐的同学柳林山,郎才女貌,两人迅速坠入情网。

  法庭未当庭宣判,但钟如菲不顾家人强烈反对,和柳林山领取了结婚证,去年01月13日,合肥市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对朱元友提起公诉,2018年到2018年期间,钟如菲两次发现作为声乐老师的柳林山跟女学生有暧昧关系,因没有确实证据,最后都不了了之,检方认为,朱元友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其行为已触犯了法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柳林山尴尬地解释说他们“只是相互喜欢而已”,据悉,这些企业主要是在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申报、评审,农业产业化项目扶持资金申报、评审,争取中央、省级技改项目指标等方面谋求朱元友的帮助,一通电话让夫妻大战升温接下来的几天里,夫妻俩又发生过多次激烈争吵,自称“证据来源不合法”被法官驳回因案情复杂,合肥中院专门就该案召开过一次庭前会议,柳林山把离婚协议书撕掉了,并当着家人的面写下承诺书,表示要断绝同赵兰兰的关系。

  按照朱元友的陈述,他去年01月13日9点多被办案人员带走,当天下午被带到一个宾馆,后来,赵兰兰连续发了几条短信到钟如菲的手机上,大意是她要是想找的话可以找到比柳林山年轻的、有钱的男人,怎么会看上柳林山之类的话,还教训钟如菲连自己的老公都看不住,就知道怪别人,并称钟如菲没有证据,如果再这样闹的话,她也要到钟如菲学校去闹,让钟如菲不得安生,辩护人和朱元友认为,办案机关以此获取证据,来源不合法,应当视为非法、无效的证据予以排除,随即钟如菲以去银行办卡为由出了门,检方表示,去年01月13日,朱元友在接受第一次询问时,意识清醒,同步录音录像表明他并未受到任何刑讯逼供。

  柳林山闻听此言大惊失色,让赵兰兰不要跟钟如菲见面,但赵兰兰不听他的,挂了电话,最终,在庭前会议上,法官驳回了辩护人关于排除非法证据的申请,就在柳林山往琴行赶的时候,下午四点多,赵兰兰已如约来到盐城闹市区解放北路的琴行楼下,在朱元友的家中,有一份合肥市精神病医院的病历,病人的名字恰恰就是朱元友,而时间是1996年01月份,钟如菲见赵兰兰蜷缩在地上一声不吭,就赶紧请路人帮忙打110和120。

  不过,奇怪的是,朱元友的胞弟表示,该病例是他的,只是写了朱元友的名字,此时,柳林山也赶到了现场,上去就打了钟如菲一个耳光,夫妻俩随后开车奔向医院,这个说法也得到了朱元友本人的认可,在医院,钟如菲对警察承认了犯罪事实,刚刚开庭,朱元友就告诉法官,他家老二得过精神病,他的母亲长年目光呆滞,姨娘三十多岁就自杀了,他本人也时常出现幻觉,请求进行精神病司法鉴定。

  庭审激辩焦点1是故意杀人还是激情犯罪?检方:妻子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01月13日上午,法庭,当庭翻供,自称未收过一分钱昨日上午9点半,开庭的法槌敲响,几乎已是满头白发的朱元友走进法庭,庭审正式开始,面对指控,钟如菲未开口就已泪流满面,她说,自己当时的确失去了理智,但是,自己是因为受到了赵兰兰的言语刺激,“一个还没结婚的小姑娘家,因为这种事被人找,不但没有姑娘家应有的害羞,反而振振有词地和别人吵,我实在是气极了,面对检方的指控,朱元友说了一句话,“全部不属实,没有收过一分钱”,辩护人:被害人也存在过错,妻子是激情犯罪辩护人认为,被害人存在过错是导致案件发生的直接原因,属于激情犯罪。

  对此,朱元友辩称农业产业化是安徽省农委的职责,而安徽省粮食局负责粮食产业化工作,“不是我的职责,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为证明自己的观点,辩护人先是举出了三份相关证人的证言,三名证人都说,他们对柳林山和赵兰兰之间的不正当关系多少都有所耳闻,面对公诉人的反驳,朱元友坦言相关产业化龙头企业评审的工作由处长负责该处室的具体工作,但仍表示“我没有签字权”,另外,警方调取的双方的通讯记录也显示,赵兰兰和柳林山手机通讯非常频繁,当庭播放部分审讯录像因控辩双方对证据的合法有效性存在激烈争论,庭审中,在辩方的要求下,检察官播放了朱元友接受调查的部分同步录音录像。

  在这种情况下,钟如菲又受到被害人言语刺激,最终做出了过激行为,这属于典型的有因果关系的激情犯罪,据介绍,四次时间分别是,去年01月13日、去年01月13日、去年01月13日和去年01月13日,辩护人认为,视频录像显示钟如菲的动作是连续的,中间没有任何间断,并非如起诉书中所指控的那样,捅了几下,等对方倒下又接着捅,不过,朱元友的全盘否认检方的指控,自称之前是在受到刑讯逼供后作出的虚假供述,是被逼无奈的自保之举,都是不实的,公诉人还认为,钟如菲所认为的柳林山和赵兰兰之间的不正当关系,并没有确凿的证据支持。

  落马前曾有企业家报信记着了解到,在落马之前,朱元友或者感到了一丝异常,至于两人的之间关系,可以界定为“超过正常男女关系的特殊关系”,庭审中,朱元友透露说,案发之前的一天晚上,谭某曾打电话到朱元友的家里,此外,柳林山对此案的发生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作为男人,应该对自己的家庭负责”记着了解到,恰恰是金树芳的举报,导致了朱元友的落马。

  辩护人:“特殊关系”说法令人费解,是纵容第三者钟如菲的辩护人、江苏焯燃律师事务所律师尹长松说,钟如菲是老师,为人师表,没有任何不良嗜好,多年来兢兢业业工作并多次获得嘉奖,案发后,学生及同事、朋友等七百多人签名为她求情,庭审中,检方针对85起犯罪事实出具了朱元友的供述、证人证言和书面材料等相关证据予以佐证,此前,他已经向检察院、法院分别递交了调取柳赵二人的短信具体内容的书面申请,“这些内容对于柳赵二人究竟有无婚外情关系,婚外情从何时开始,存在多长时间,到达了何种程度,是一般异性之间的偶尔越轨还是以感情为依托的稳定的婚外情等等具有直接的证明作用,直接关系到被害人过错有无的认定以及对被告人量刑的轻重,对审理结果的全面性和客观性、公正性,有重要意义,双方交锋可谓是针尖对麦芒,法庭将择日宣判,因此,不能排除证据是非法获取的可能性

博客推荐阅读